">

金融助推新旧能转换要着眼于结构调整进行创新

来源: 济南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    时间:2018-02-26 09:21:15    浏览量: 

济南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主任、教授吴学军

《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明确了新旧动能转换的路径: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核心,以常识、技术、信息、数据等新生产要素为支撑,着力构建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沿着这样一条路径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对金融业的发展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即把服务实体经济作为金融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使更多金融资源高效配置到能够促进新旧动能转换的行业和领域中去,这个过程实质上就是金融领域结构调整、创新发展的过程。

一、金融助推新旧动能转换的实质内涵

我国经济改革的主要任务是市场化改革,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市场的资源配置中,金融资源的配置非常关键。金融助推新旧动能转换,其实质就是通过金融改革和创新,增加金融有效供给,把金融资源配置到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发挥好金融服务“增活力”、“强支撑”、“保安全”三大作用,解决好金融资源配置的结构性失衡问题,形成新的发展动能。

金融助推新旧动能转换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金融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因为现代金融业属于经济发展的战略先导产业,在经济转型的过程中,金融业的创新发展,本身就能够形成新的动能。比如当前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技术与金融业务深度融合发展,不断释放出创新驱动活力。金融科技一方面能够简化供需双方的交易环节,降低资金融通的边际成本,开辟触达客户的全新途径,扩展金融服务的受众群体,不断增强核心竞争力,为金融业转型升级持续赋能。另一方面能够快速捕捉互联网时代的市场需求变化,适时监测资金流、信息流和物流,有效增加和完善金融产品供给,合理引导资金从高污染高耗能等产能过剩行业,流向高科技、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对推动供给侧结构改革、服务实体经济作用明显。另外,金融机构可以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可以持续提升金融产品的创新能力、全面提升金融服务民生的能力,增强金融风险的预警预判和应急处置能力。

二是创新企业融资方式和金融服务模式,引导金融资源向形成新动能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倾斜。《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明确了要化解过剩产能置换形成新动能、发展新兴产业培育形成新动能、提升传统产业改造形成新动能。在这个过程中,金融机构要通过调整信贷结构、推动并购重组等方式,在推进“僵尸”以及低效无效资产快速市场出清、盘活金融存量资源,引导好增量资金的投向,腾挪出更多金融资源投向高效的新动能、新产业。在去产能过程中需要金融支撑企业跨地区跨所有制兼并重组,有效化解债权债务,多渠道筹集资金,对破产企业进行破产清算,做好呆账核销和抵债资产处置等等。在振兴发展“十强产业”过程中,需要构建现代化、普惠化、便利化的金融服务体系,拓宽直接融资渠道,支撑符合条件的企业到沪深交易所及境外资本市场上市挂牌,建设农村产权、海洋产权、能源环境、学问产权等交易场所,推动提升国有资产、基础设施、金融资产、企业资产等证券化率水平,将实体经济优势转化为资本竞争优势。发展养老金融、教育金融、学问金融、旅游金融、农村金融等新型金融服务。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区块链、人工智能等领域的新型金融业态。

二、金融助推新旧动能转换面临的结构性失衡问题

(一)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比例失衡致使金融资源配置出现结构性失衡

金融风险过多集中于商业银行金融机构体系之中,阻碍了整个金融系统支撑新旧动能转换的主动性。虽然山东省近两年的直接融资额度不断增加,但是其中债市融资占比占绝大比重,股权融资所占比重较小。另外,同以银行贷款为主的间接融资方式相比,直接融资占比依然较小,社会融资结构仍以间接融资为主导。这就造成了中小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金融机构以适当方式依法持有企业股权的试点,有助于小微企业、创业企业等轻资产企业从银行拓展融资渠道。

(二)金融产品和模式创新不足致使金融资源配置出现结构性失衡

金融机构信贷支撑仍重点围绕重资产的制造业和固定资产投资,能够形成新动能的实体经济中大量轻资产的现代服务业、科技学问产业、绿色经济产业等还处于金融服务的薄弱环节。主要体现在金融机构在产品和模式上创新不够,信贷产品不能满足一些新兴产业的市场需求。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多处于种子期、初创期,而且大都以常识产权等轻资产为主,但目前有关常识产权质押、评估和交易体系尚不健全,导致缺乏足够担保抵押物,满足不了现有银行信贷投放条件要求。比如在学问、动漫、电子商务、健康养身、教育等轻资产行业信贷支撑上,金融机构不在客户准入、资产评估、抵押担保、信贷流程上进行针对性创新,就不能满足这些形成新动能的产业发展资金需求。

(三)融资促进机制不完善导致金融资源配置出现结构性失衡

政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农业提供的财政性资金支撑覆盖面很低,各类财政发展基金及风险损失补偿基金相对不足,使战略性新兴产业、农业产业发展后续乏力。尤其政府政策性融资担保体系功能还不完善,保险机构提供商业保险产品也不多,这种融资担保现状,使大量中小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农业企业陷入融资担保难的泥潭,也让银行机构信贷望而却步。

(四)金融生态环境优化不足导致金融资源配置出现结构性失衡

近年来,政府日益重视诚信环境的治理,全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也取得了长足发展。但是,由于长期以来信用机制缺失,对不讲信用者缺乏惩罚机制,造成失信者获利、守信者吃亏,加剧了金融资源配置的结构性失衡。再比如法制环境欠佳,一些企业利用破产法的不完善,以破产逃避还债,进而导致大量银行坏账的产生,“骗贷”、“逃废债”现象屡禁不止。金融债权得不到充分、有效的法律保护,破坏了资金的正常循环,导致金融机构惧贷、畏贷。

三、金融助推新旧能转换进行创新的着力点

(一)政府对金融创新应发挥引导扶持职能

切实发挥政府基金的引领和杠杆作用,整合优化各类扶持企业贷款的政府资金,为新旧动能转换提供多元化投融资支撑。解决投融资平台企业结构不完善、单体规模小、市场化水平低、融资能力弱等问题,提升专业化运作和融资能力。探索实施政府、银行、保险企业、担保企业、企业五位一体“金融聚力”计划,通过融资增信、风险补偿、风险分担等方式,撬动融资担保机构、保险企业等金融机构为企业提供融资增信支撑。如建立贷款风险补偿机制,针对小微、涉农和外贸企业贷款设立政府风险补偿基金或政策性担保企业,引导金融资源向“三农”和小微企业倾斜,实现农村金融与“三农”、小微企业的共赢发展。扶持本地发展前景较好的企业通过在主板、创业板等资本市场上市融资,并给予一定补助,推动符合条件的企业在境内外多层次资本市场上市融资。引导互联网金融创新服务于实体经济,建立长效监管机制,规范互联网金融有序发展。

(二)金融机构要立足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提供金融支撑

金融机构应主动围绕当前中央、省委的经济发展战略,明确自身在各经济领域的发展战略,助推新旧动能转换。落实差别化信贷政策,加大新旧动能转换信贷精准投放力度。引导银行业调整信贷投向,优化信贷结构,合理配置信贷资源,加大对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等重点领域的金融支撑力度,逐步提高实体经济贷款占全部贷款比例、实体经济贷款中转型升级项目贷款比例、贷存比例,将“三个比例”纳入金融业发展绩效考核。对产能过剩企业不得给予授信,对长期亏损、失去清偿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僵尸企业”,或环保、安全生产不达标且整改无望的企业及落后产能,坚决压缩退出相关贷款。加大对重点新兴产业项目的信贷资金供给,加大中长期贷款投入,加大对具有技术优势的创新型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支撑,支撑中小微企业做精做优做强。大力发展产业链金融,开发建立供应链融资模式、应收账款融资模式,提升金融支撑的质量和水平。证券企业应立足于改善当前实体经济偏重于间接融资状况,加速创新中小企业债、企业债与票据等融资工具;保险企业应充分发挥保险的风险保障功能,为实体经济保驾护航。

(三)金融创新要围绕提升服务水平增加新供给

要在推动传统金融业务转型的同时,创新发展科技金融、互联网金融、绿色金融、学问金融、养老金融、共享金融等新兴金融业态,有效支撑创新企业和新兴产业发展。不断完善科技金融服务体系,优化科技金融供给结构,加大常识产权质押融资力度。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开发绿色金融产品,加大对绿色企业和项目的资金支撑力度。不断改善小微企业、“三农”等薄弱领域的金融服务,持续提升普惠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要顺应混业经营趋势,大力推进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积极发展股权质押融资、投贷联动、债转股、贷款保证保险等跨界金融业务,通过高适配性的金融创新和服务提升,释放新需求,创造新供给。

(四)协调好政府、金融机构和企业的关系

政府应在财政资助、税收优惠、金融监管、信用体系、公共服务等方面为企业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要积极搭建银企对接平台,搭建好互联网信息传递平台,既让企业能借助平台发布融资需求,也让金融机构能及时调整业务方向。发挥好财政资金的放大和杠杆功能,对处发展初期的创新型中小企业,通过贴息、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等直接补助方式切实减轻企业负担;通过建立企业数据共享平台、企业信用档案、信用评价体系,对中小企业诚信形成有效激励,使其成为支撑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一环。金融机构要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在融资流程上进行优化,减少审批流程。企业也要紧盯中央、省委新旧动能转换政策导向,完善企业治理结构、加强内部管理、找对发展方向、做好战略规划,为金融机构规避风险。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